叶琮

嗨,大小姐

四面楚歌3.0(原名无题)






第二天,大典如期举行。
天狼族的族人们一辈子都不能忘却他们那位年轻的首领那一天无比幸福又满足的笑容。
草原上,人们单膝跪地,右手放置左胸前,虔诚地祝福着他们的狼王和王后,随行的婢女们向新人抛撒着鲜花,大祭司念着古老而神秘的经文与祝词,不远处的祭台上燃着火把,巫祝们带着面具跳舞。
年轻的君王牵着公主的手一直走到台上,供桌上摆满了祭天用的牺牲,王和公主在大祭司的指引下,对天神跪拜行礼,表达敬畏、祈求好运,并且相互立下永远相伴相随的誓言。
立誓的时候,吴磊一直在小心地观察着吴亦凡的神情,他略微不安地侧头看向吴亦凡,对方却神色平静地说完了盟誓,看不出丝毫踌躇和违心。
只剩下大典的最后一步,便可成礼了。
礼官端着水上来给王和王后净手,他一步步靠近二人,在众人都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从金盆下面抽出一把短刀,猛地刺向吴磊!
野兽般的直觉让吴磊飞快躲过,并死死钳住刺客,一掌打掉了他的短刀。
四周突然涌上来一群举着长刀短剑的官兵,把吴磊和吴亦凡团团围住,观礼的人们纷纷惊呼起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快把他们抓起来!那人是楼兰的妖女,迷惑了王让他通敌叛国!”
底下围观的人群面面相觑议论纷纷,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
“我说三弟啊……”就在这时,二王子一步步登上祭台,在重兵的包围圈外站定,用所有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说:“你怎么能不顾整个天狼族的利益,娶这么一位敌国的公主做我们的王后呢?”
“放肆!都给我退开!”吴磊大声呵斥身边的官兵,眼睛却狠狠瞪住二王子:“怎么,二哥你难道想起兵谋反吗?!”
“哎哟我的王啊,我这可不是谋反,我这是拨乱反正,拯救濒临危险的天狼族啊!”
“这个人,”二王子指向吴亦凡:“他不仅是敌国楼兰的遗孤,而且还是个假扮公主的男人!你娶个男人当王后,是想让我们天狼族后继无人吗!”
“而且,他罪孽深重,克死了他们楼兰全族!再任由他留在我族的话,早晚有一天我族也会全军覆没的!”二王子举起一个卷轴,把它抛向人群:“天神的子民们,你们快来看看这神谕吧!天神告诫我们,万万不能留下这害人的东西!”
人群中有人捡到了神谕,四周的人都围上去,看清上面的字后纷纷义愤填膺地高呼:“赶走这个妖女!保卫天狼一族!”
祭台上,吴磊挡在吴亦凡身前,目光如炬地逼视二王子:“二哥,这出戏你准备很久了吧?真是环环相扣甚是精彩啊。”吴磊暼一眼台下激动的臣民,卷轴已经不知被传到哪个地方了。“怎么?为了坐上这个位置,连大祭司都收买了?”
原本站在一旁主持大典的大祭司此时也走过来,道貌岸然地说到:“神说,决定天狼族命运的转折点就要来了,而外族的公主将会使我们误入歧途。王,请您不要再执迷不悟,为了他连累所有族人。”
不明真相的族人们被大祭司的话煽动起了怒火,草原人民极其信奉天神和巫祝,来自宗教权威的话语使他们陷入恐慌,并滋生了对楼兰公主乃至当今首领的怨恨。
“嗖——”远方一支破空而来的箭朝吴亦凡射来,吴磊眼疾手快地夺过自己身边的守卫的长刀,“叮”的一声,箭镞与刀面相击溅出火花。
“快!把他们给我绑起来!”二王子高喊一声,守卫们纷纷冲向吴磊和吴亦凡。
“抓紧我,不许走。”吴磊回头对自己身后的吴亦凡说,反手就是一刀,把一个冲向二人的侍卫干掉。
二王子悠哉哉地站在外围,饶有趣味地欣赏着由自己一手挑起的战局,与此同时,让人死死拖住前来帮助吴亦凡和吴磊的扎托兄妹。


吴磊那边渐渐露出颓势。

一波接一波如潮水涌上来的卫兵把二人吞噬在祭台中央,吴磊几次想突围,都被人海大战击溃,而他的人手也深陷外围难以支援。
天渐渐沉了下来。
暮色四垂,天际的云慢慢卷了上来,太阳一点点向下坠去,马上就要湮没在远方的地平线。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吴磊想到。
老二大概是想活擒住他,只让亲兵们一直同他纠缠,却不攻击要害,看样子是不想落下个逼宫谋反弑弟篡位的名声。
可是人海战术最终会拖死他。
身后,吴亦凡跟紧了吴磊,努力躲过攻击力求自保,不让自己影响到吴磊。
可是他能看出来,吴磊的体力在急速下降。
突然,一阵狼嗥撕裂了草原的黄昏。
二王子急忙转头,只听惊呼惨叫声四起,祭台附近的卫兵纷纷倒地,一匹孤狼于人海中腾空而起!


天狼族世世代代的规矩是,只有在对敌的战争中可以化成狼形浴血奋战,但凡是同族之间,不论是如何的恩怨和对立,都必须以人类的样子如英雄一般一决高下,而不是化为野兽互相撕咬。
可是吴磊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带着吴亦凡逃出去!
他一口叼起吴亦凡甩到自己背上,在周围的人迟疑的那一瞬间,如离弦之箭突破重围。


他们一路飞奔,越过了滏水,一路跑到昆山脚下时,夜色已深。
吴磊化为狼形之后奔跑速度和体能耐力都极高,可是吴亦凡怎么说也是个八尺男儿,待寻得一处山洞躲避进去之后,吴磊终于坚持不住变回人形,倚靠在岩壁上直喘气。
害怕引来追兵,两人都不敢生火,幽幽月光洒进洞口,他们在熹微的月光中坐在一起相顾无言。
最后是吴磊率先开口:“你明明是男儿身,为何一直要假扮公主?”
“……楼兰是距离中原王朝最近的附属国,是中原王朝在西域的门户,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为了让楼兰保持忠诚,不去投靠西域各部,中原王朝要求我们送去一个质子。我的阿爹阿娘是结发夫妻,非常恩爱却苦于多年无子,后来终于怀了我,实在不想让我被送去中原寄人篱下受人牵制,恰巧当时我父王的一个侍妾也有了身孕,还与我母妃同日生产,而且孩子也都是男孩。”
吴亦凡说到这里停了一会儿,吴磊已经渐渐猜出故事的经过:“所以你阿爹阿妈就把那个侍妾的儿子送去做质子了对吗?”
“嗯。”吴亦凡点点头,“原本王朝要的是大妃的儿子,因为这才有价值。因为害怕事情败露让中原皇帝知道我们欺君罔上,父王就昭告全国说我是个公主,身边知道真相的人也必须时刻喊我公主,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那你的父母真的很爱你,让全国的人都来保护你……”说到这吴磊猛然意识到不对,戛然收声。
吴亦凡却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只是问到:“那你呢?你为什么会叫一个中原人的名字?”
“……因为当今天子,中原王朝的皇帝吴彦祖,是我的亲舅舅。我的母后,是他的妹妹,长公主吴彦汐。”吴磊缓缓开口。


“当年,祖父带着我父王南征北战,很快就吞并草原七族,一路向南,大兵压中原。”
“中原王朝重文轻武,积贫积弱,一个月之内就连失三城,最后连西北要塞戎城都被天狼族攻破了。当时舅舅刚继位,少年天子力量单薄,戎城一破,以后关外数族想进军中原简直长驱直入,因此满朝文武都不主战,纷纷上书表示希望求和,舅舅他迫于压力,答应了天狼族的一系列要求以换取王朝暂时的残喘,其中一条就是把长公主嫁给那时还是王子的父王做王妃。”
“舅舅从小到大最宠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他觉得用天朝的公主、自己的亲妹去换取偏安一隅,实在太屈辱,于是他向祖父和父王提了一个要求——”
“将来,长公主所生子嗣,不论男女,必随母姓,以时刻铭记他是中原王朝吴家的子孙。”
说着,吴磊苦笑起来,看向身边的吴亦凡:“我现在是不成啦,兄弟阋墙,成王败寇,我被赶下了王位,一点也不像我那雄据霸业的父王。”他的声音里满是苦涩,曾经那种少年意气风发的样子荡然无存。
“我已经如同丧家犬一样被人灰头土脸的赶了出来,以后就要浪迹天涯了。你走吧,原本就是我们天狼族对不住你,现在我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再连累你了,你快点逃命吧。”


吴亦凡静默一会儿,走到吴磊面前跪坐在地。他俩身上还穿着喜服,鲜艳的红色象征着吉祥与欢愉。吴亦凡一手执起自己身上的红腰带,另一只手执起吴磊的,在吴磊震惊的注视下打了个结。
他轻声说到:“婚礼还没完成呢。”
见吴磊不说话,他继而絮絮说到:“我、我四妹当年出嫁的时候,婚礼上就是要这么做的,这大概就是中原人说的‘夫妻同心’吧……”
“……你不必这样做的。”吴磊哑声说到,躲开了吴亦凡望着自己的视线。
“先有我父王屠戮你的族人在前,又有我囚禁你还逼你嫁给我在后。”吴磊一直盯着地面:“你不杀我已经是我赚到了,现在我这个样子,还怎能再奢求你陪我一起受苦呢。”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吴亦凡理了理那个同心结,把它系得更正一点:“既然我已在天神面前起誓,那就不能背弃誓言。”
“只可惜,我们的婚礼终究是不完整的,没有洞房花烛夜,也不知天神还会不会保佑我们。”吴亦凡淡淡地叹口气,却不知自己这一席话在吴磊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惊涛骇浪。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131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