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随手乱写

看了花火的图后乱记脑洞。






他出生于武林世家,爹爹是武林盟主,娘亲是上一任老盟主的千金,他从小就被按照盟主继承人的身份来培养,当然也自习武开始,便被告知,他是未来江湖上,公正、侠义的标尺,一切歪门邪道,都必须铲除。
父亲将毕生武学都传予他,18岁的少年郎终得以出关,第一件事就是告别双慈出门闯荡。
然后他就遇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邪教教主”。
杀人如麻,心狠手辣,阴险诡谲,人人得而诛之,这是父亲和一众武林正派叔伯告诉他的。传闻中,无人知晓邪教教主的真容,因为见过他脸的人,最终都死状恐怖。
他初入江湖,纵有一身武林绝学又机敏聪颖,但到底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小少爷,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吃穿都拣最好的,很快从家中带出来的银两便被挥霍个精光。小少爷一路向北闯到了大漠边缘,没了盘缠,关内黑心又精明的商人们连口水都不肯施舍,小少爷拼尽全力总算护住那块家传的玉佩没被人抢走,却一路跌跌撞撞误入了关外的大漠。
天已经完全黑了。夜里的沙漠如同杀人的魔域,寒冷、干旱、疾风和隐藏在暗夜里的急需觅食的野兽,正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少爷伸出利爪。
他已经两天三夜水米未进了。前些天猎杀的一条小蛇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口粮。昨晚他遭遇了狼群,他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对手竟是一群嗜血的野兽。当他面前的最后一匹野狼轰然倒塌,他再也支撑不住地单膝跪地,手握剑柄吐了几口血。身上大大小小的外伤他已无暇顾及,被那些畜生扑倒后踩断的肋骨大概是刺穿了某个内脏,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快要到极限了。
他背靠在一块大岩石上,手掌反复摩挲那块昭示着他身份和家族的玉佩。
爹,娘,孩儿不孝,怕是不能……
视线逐渐模糊,在他失去意识之前的那一刹那,他依稀听见叮咚驼铃,从远方声声而来。


再次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头顶的轻纱彩缦。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呆坐着缓了一会儿。
他全身赤裸着,只有伤口处被包扎了白布。
“你醒了。”头顶传来响动。
他一惊,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感应到来人的气息!
一身黑衣黑袍,那人的脸隐在宽大的兜帽中看不分明。“你的东西都放在那边,干净的衣物在这里。”男子声音低沉,干脆地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等一下!……”出声才发觉声音嘶哑。“我叫…天石,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顿住身形,侧头回到:“李嘉恒。”







是打这几个tag吗?





评论 ( 3 )
热度 ( 65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