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对白(一)

-非现实向-




*


3月19日 晴 第一天拍摄


“你好。”他坐在桌子那头的一把小椅子上,抬头对我微笑。
我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落座,同时也在打量他。
那是个漂亮又温驯的青年,刘海柔顺地覆盖在他额头上,只露出美丽精致的面庞。他愉快地微微笑着,整个人看起来柔软而无害。
“有什么开心的事吗?”我看着他,事先准备好的自我介绍和开场白都被忘到脑后。
他终于把视线从我这里移开,转而看向窗外,只是那挂在嘴角的愉悦微笑自始至终都不曾消失过。
“桃花开得真好。”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半阖上眼睛缓缓吐出来,仿佛嗅到了迷人的花香一般——尽管整个房间的窗子都被密闭得严严实实,窗外还有结实的铁笼罩着。
“桃花……你喜欢?”我开始进一步问他问题,录音笔会帮我记录下我们两人的对白,但是他的神态动作语气却需要我仔细观察并认真记录。
“是啊,我很喜欢。每次看到它们,我都会想到……”他在这里停顿一下,转过来看我一眼——那神情中带着点羞赧的意味——“我都会想到甜甜圈,面包上裹着一层粉色的巧克力,草莓味的。”
“那一定很好吃吧……”他小声补充了一句。
“你喜欢吃甜甜圈吗?”我追问到。
“嗯……我喜欢吃甜食,这算不算?甜甜的东西让人心情愉快。”他笑着继续看向窗外,鸦翅般漆黑又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着,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期待和憧憬:“要是能吃一个草莓甜甜圈就好了……”
这时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扭身看向身后的人,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我可以吃一个甜甜圈吗?”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两个护士,医生跟其中一个护士低声吩咐几句,不一会儿护士就拿来一个小托盘,盛着一个甜甜圈。

我这才发现青年的双臂被绳索束缚在椅子上——之前由于被他那宽大的病号服遮挡的缘故,我并没有看清。医生替他松了绑,他小幅度地舒展了一下被禁锢已久的双臂,仿佛想要伸个懒腰,待看到身旁医护人员严阵以待的神色后,他又硬生生忍住了。
这期间,我一刻都没有放弃观察他的表情神态。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心中默默滑过几个词:喜爱甜食,谨慎,怯懦,温和,爱笑……
突然,我的心“咯噔”一声,然后砰砰砰地狂跳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青年投在甜甜圈上的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冰冷的憎恶和恨意!
我下意识想站起来,却拼命忍住了。
他身后的医生护士还都一无所知,而我却能感觉到后背的冷汗流了下来——那是一个极度阴沉而森冷的眼神,我想,如果他用刚刚那个眼神看着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甜点的话,那个人大概逃脱不了被杀人分尸的命运……
我稳下心神,再看向青年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低眸浅笑的温驯样子。

而我,已经什么问题都问不出来了。

沉默地看着他一口一口缓慢而细致地吃完一个甜甜圈,医生示意我访问时间结束了。
青年知道我要走了,流露出一丝低落难过的不舍来:“你还会来看我吗?”他小心又充满希冀地问我。
我看着他那纯净的眼眸,不由自主地点了头。

“今天这个是‘李嘉恒’,我们称它为人格‘H’。”医生送我出了病房,路上跟我说:“你的运气很好,下次可不一定了。”接着他又庆幸而无奈地咕哝一句:“我也很幸运,没有跟那个极端危险的反社会人格碰见……”
“……那么,下次见了。”我同医生握了手,快步走出这个地方。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我大步踏入只照射在这幢大楼之外的阳光。


*


“OK,cut!”导演大喊一声,画面定格在我走出医院站在阳光下的那一幕。

我叫刘昊然,我正在拍一部电影,一部关于精神分裂患者的电影。
戏中,我饰演一个心理系的研究生,为了写论文来到一家精神病院采访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
跟我搭戏的人是吴亦凡,就是刚刚那个精神分裂患者。
我一边回想着刚刚那段戏,一边往休息区走。
这大概是我遇到过的最安静的剧组,一路上,工作人员都沉默而有条不紊地做着准备工作,就算是交谈也极小心地控制着音量。
回到休息室,我瘫坐在椅子上,还在为刚刚吴亦凡那个眼神心悸不已。


忽然,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我猛然回头,休息室的门半开着,那里却什么人都没有。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05 )
  1. 热水壶叶琮 转载了此文字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