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水仙All凡】第五天




第一章

我站在自家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
门口的鞋柜上整整齐齐地摆放了五双男款拖鞋,我略微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几个人都还没回来。

我是吴亦凡。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近我被四个男人缠住了。呃……对我这种直男来说,被四个男人“纠缠”,真的是很不妙,更何况……他们还都不是“正常人”。而更过分的是,现在的我不仅白天要工作,晚上回来还不得不和“他们”做一些“羞耻”的事……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事情还要从两周前说起。

两周前的某天半夜,我迷迷瞪瞪地起来上厕所,却隐约听见书房传来了怪异的响声。大概是肉肉又不正经了吧,我这么想着,正要回房睡觉,却看见有朦胧的白光从书房的门缝中透出来。
……不会是肉肉把电脑给弄开机了吧?我脑补了一下现在肉肉可能正在对我的电脑做的事,只能打开门进去看看。
三秒钟之后,我“砰”地关上了门。
呃……是我的眼睛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大概是没睡醒吧,我揉揉自己的眼睛想到。不然我怎么会看到我家里有四个裸男呢?!!

*

我坐在餐桌前,匪夷所思地看着这四个男人。除了身高和发型略有差异,他们长得一模一样——我跟他们也长得一模一样。没错,我现在正对着四个“自己”,努力地压下强烈的违和感,说服自己要冷静不要报警。
我打量着这四个已经穿上了(我的)衣服的人,看上去倒都是一本正经人模狗样的。正对着我坐在餐桌前的白发少年正一口一口地呷着杯中的热牛奶(我热的),时不时地皱起眉头好像被微微烫到的样子;他旁边的黑发男孩子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只除了偶尔抬起头来用琥珀般的眼眸阴沉地看我一眼;坐在我旁边的人一头银色长发,正专心致志地跟身上的白衬衣的扣子做着斗争;还有那个在房子里溜达来溜达去的……我强忍着脾气听他不停地嘟囔着:“这房子也太小了吧墙上的画好丑这个装修风格也很没品味是猪把花瓶这么摆在这里的吗blablabla……”

“那个……”没有人答应。
“我说……”毫无回应。
“……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终于有反应了。
来回溜达不停吐槽的青年终于收了声,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瞪我;黑发少年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两秒,然后轻轻地“哼”了一声撇过头去;白发少年把杯子往骨碟上一放,发出了“叮”的一声,仿佛对“东西”那两个字很不满似的;而银发少年终于系好了扣子,丢给我一个含蓄的白眼。
我们五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瞪了一会儿,终于,坐在我面前的高大青年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他“啾”的亲了我一下。
于是场面更尴尬了……
我:“呃……”刚才发生了什么?!
青年:“卧槽!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是Siri说的,不亲他我会死的!你们别跟我说你们没有每日任务啊!(#`皿´)”

*

机智的你们一定猜到了(当然机智的我也早已看穿一切),这四个家伙就是谭小飞程铮夏木银尘——没错,都是我饰演过的角色,这些原本只存在于小说和电影里的虚拟人物现在正活生生地坐在我的面前。
有赖于夏木简明扼要的叙述以及程铮张牙舞爪的比划,我大概明白他们是怎么来的了。
程铮正在看睡前读物(程铮纠正:高大上的财经周刊)的时候,谭小飞穿越到了他的卧室;夏木正在做数学模拟题的时候,小飞和程铮穿越到了他的书房;银尘正在野外捡破烂儿(银尘纠正:寻找魂器)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奇装异服完全不属于他们那个世界的小飞程铮夏木。而一切的源头谭小飞,他正在家里看《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融进了电影场景……
我瞠目结舌地听着他们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所以当银尘告诉我他只是扯了一下程铮的袖子(他说这是“棋子”)就捎带着他们仨一起穿越到我的书房里的时候,我摆出很严肃的表情表示“我信了(你的邪)”。
至于我被程铮非礼的那一下,他们告诉我他们脑海中曾经响起过一个声音(程铮叫它Siri…),以上帝视角发布过指令。
“如果你没有完成‘亲吻吴亦凡’的每日任务,那么你就会死在那个世界。”程铮模仿着“Siri”机械冰冷的声音,睁大眼睛一脸真诚地看着我:“真的!不信你问他们几个,他们也有任务的!”
哼,我心底冷笑,把视线转向另外三个人。
“……我的任务是‘每天和吴亦凡一起睡觉’。”夏木抿了抿嘴唇,低声说道。
“‘每天都要拥抱吴亦凡’,不然下场也是死掉。”银尘轻咳了一声。
“……我没有。”谭小飞皱着眉,眉眼间有股轻微的嫌弃:“我没有任务。”
我了然地挑眉,转头对程铮夏木银尘说:“不要迷恋哥,虽然哥塑造了你们,哥是你们的本体,但是哥只是传说。”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gay里gay气,世风日下啊。
“可是我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程铮小声咕哝着,“毕竟连穿越这种不可能的事都发生了。而且我能看到我的每日任务打了勾——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脑海里也有那个任务板。”银尘犹豫了一下说到:“不过我的是灰色的,还没有被激活的样子。”
夏木没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我无语凝噎,下意识看向来了之后就只说过一句话的谭小飞,成功地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如同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他也看到了我,却立马调转了视线,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拼命催眠自己“这只是一场梦,明天起来就一切恢复正常了”,可是身体左右两侧传来的热度却真实地告诉我:“你妄想。”
为了完成那什么该死的“每日任务”,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不得不同意帮助银尘和夏木,不就是抱一下和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吗,虽然三个男人贴在一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不过,谁让我善良呢。(万一他们说的是真的,我绝对没法承受“另一个自己”死在面前的画面啊!那会留下心里阴影的!)
还好他们的睡相都不错,夏木老老实实地平躺在我右边,而银尘虽然在我左边抱着我,但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心就是了……至于程铮和谭小飞,由于家里的房间不是被装成了衣帽间就是被改成了音乐室,能睡觉的地方只有这么一间……我抻了抻脖子看了眼在床边打地铺的二位,然后绝望地躺了回去。

药丸……奇怪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87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