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大圣X唐僧/狗喵】不负责任脑洞,乱搞一下







“喂,你过来!放俺出去!”
俺被那佛祖老儿的五指山压得不能动弹,四百九十九年三百六十四天零五个时辰以来,被困在这兔子不拉屎的荒郊野外,吼破了喉咙也没人搭理。
好不容易来了个人,俺岂能就此放过。
那人穿着红衣裳金绸缎,手上提了串羊肉串,看这扮相就知非富即贵。要是能赖上这冤大头,让他带俺大吃大喝四处逍遥一番,也不枉俺在这里受了五百年的苦。
俺被饿得眼冒金星,待来人渐渐走近了,俺才看明白。
啊呸!哪有什么红衣裳金绸缎!分明就是红布金丝的袈裟啊!哪有什么羊肉串!分明就是那菩提子串珠啊!
俺气得快要吐血,那人却蹲下身来盯着俺瞧。
“瞅啥瞅啊!”俺龇牙咧嘴地吓唬他,那人吓得往后一瑟缩,又把头探过来。
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那人整个人都圆溜溜的,就像……
俺眯起眼睛,思绪飘向五百年前的天宴上,那些粉白粉白的白面团子……
“……施主……施主?”
“……这位施主,您的口水流我手上了……”





“喂,白面团儿,俺饿了,来点儿吃的!”
“贫僧玄奘,是东土大唐……”
“知道了知道了,俺要吃东西!”
“……”
“唉,白面团儿,你这干粮也忒硬了吧!”
“…我不叫白面团儿……”
“喂,白面团儿,快给俺点水啊!”
“……”
“我说白面团儿啊,你还有没有别的能吃的了?这玩意儿不顶饱啊……”
“……施主,可否请您找身衣服穿上再说话?这样……不矜持。”





“去!去去去!”俺龇牙吓跑了那些探头探脑的小妖们。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妖精对这白面团子垂涎欲滴了。要不是有俺老孙在后面替他护法,那面团子还不知道要被掳走多少次呢。
可是这呆瓜却满口仁义慈悲,害得俺束手束脚不能大开杀戒,否则,就凭俺齐天大圣的本事,能一连十来天只嚼干粮没开过荤吗?!
等那面团子睡着了,俺可要出去好好解解馋,俺细细盘算着。不过这事可得背着他,不能让他知道了,不然又该叨叨俺了,烦。
好久没打架了,也不知道身手生疏了没有。俺一个跟斗翻出去,追上了埋头赶路的白面团子。





“师父,大师兄他…把那个妖怪打死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悟空,下次你再这样我可要念紧箍咒了!”
“拜托你搞清楚好不好!那个妖怪要吃了你!”
“众生平等,我佛慈悲,哪怕他要吃我,也不能杀生,要用诚心和爱心去感化他……”
“狗屁!那些妖怪为非作歹,祸害人命,看俺老孙不好好收拾他们!今儿要是没俺护你周全,你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悟空…你莫要强词夺理。不能杀生就是不能,你再狡辩为师可要惩罚你了。”
“来啊!你倒是惩罚啊!俺好心好意救你,你个忘恩负义的呆瓜!”
“……”
“……哎哟你大爷的!你还真念紧箍咒啊!!停停停!”
“……”
“我以后不杀了还不行吗!哎哟……师父…师父!我错了我错了!”





“你走吧,我就当没你这个徒弟。”
“……”
“出家人慈悲为怀,既然你总是忍不住要去大开杀戒,我无能,管教不了你了。”
“师父……”
“别叫我师父,我带不起齐天大圣这样厉害的徒弟。让你跟着我吃斋念佛,确实是委屈你了,你走吧。”
“不,俺不走!俺要护送你去西天取经!”
“护送我?我不需要你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在身边,你竟然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
“她们不是老弱妇孺!这都是她们迷惑你假象!她们都是妖!”
“心中有妖,那么眼中看谁都是妖;心中有佛,那么入眼万物皆为佛。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既然想杀妖,我也拦不住你,你只管走好了,去杀个痛快。以后,都别再跟着我了。”
“可是……”
“你给我走!从此我们恩断义绝,你莫要再回来了!”
“……”





“师父,您不累吗?咱们歇歇吧!可要累死我老猪了……”
“师父,我去化缘,您可别乱走动啊!”
“师父,我又没化到缘……”
“师父,你说大师兄怎么就那么厉害呢,以前他在的时候,我们从来不愁吃不愁穿的……”
“师…师父……咱们三天都没吃过东西了……我的肚子都饿小了……”
…………
“师父!快来吃梨子!又甜又脆的梨!”
“师父师父!这饼子可真香!快来尝尝!”
“师父,这些桃子真甜!我都吃了十好几个了!”
“……”
“八戒,沙僧,你们老实交代,我们怎么突然有了这么多吃的?是不是你们去村里打家劫舍抢来的?”
“不是不是!我们哪敢啊!是…是……”
“快说!到底是什么?”
“是大师兄给的!”
“……”
“其实大师兄一直没走,悄悄地跟了咱们一路了……”
“……”
“师父,而且您不觉得这几天我们都没被妖怪骚扰吗,也是因为大师兄他一直暗中保护我们呢……”
“……”





“不是让你走,别再回来了吗?”
“哼,你以为俺老孙愿意跟着你啊!俺只不过是闲得蛋疼,杀几个小妖怪解解闷儿。”
“你…你这执迷不悟的泼猴!”
“行了行了,骗你的还不行吗!那些妖怪都被俺赶跑了。我答应你,以后…都不杀它们了还不行吗?你别赶我走了……”
“……”
“再说了,俺老孙既然答应护送你去西天取经,就一定会兑现承诺!俺齐天大圣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





“喂,白面团儿,王母娘娘家的蟠桃该熟了,想吃吗?”
“……你这臭猴子,越发无法无天了,连声师父都不肯叫了?”
“啐,你少端着师父的架子了,入了仙界还不好好逍遥自在一番?再说…每天晚上,俺叫你师父的次数可不少啊!嘿嘿嘿……”
“嘘!你、你住嘴!”
“怕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这天界了无生趣,俺倒宁愿没成仙,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跟你逍遥快活了……”
“闭嘴!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别啊!当年你赶我走的时候,菩萨都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俺不说了还不行吗?俺用做的……”
“喂…你!!……”





史书有云:唐玄奘、孙悟空二人触犯天条,打入尘世。孙悟空押往五指山受百年之苦,唐玄奘转生为人,继续苦修求佛,不得安乐。命其西天取经,参悟佛理,以求超脱。生生世世,五百年一轮回,直至戒除凡根,摆脱凡心,放下贪嗔痴,一心专入佛。





一千年后。

“师父,今晚生日会不错哦。生日快乐啊!”
“哈哈,谢谢徒儿,一起去喝一杯?”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21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