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娱乐圈AU 原创攻】罅隙


第一次写原创攻(,,•́.•̀,,) 剧情…洒狗血 ?


01
吴亦凡对左右两边的人点头示意一下,便猫起身子离开座位。
尽管他已经竭力保持镇定,但是胃中的翻江倒海让他实在难以坚持下去,只得扔下一桌子的老总和主编匆匆走向洗手间。
芭莎的慈善晚宴他每年都参加,前两次苏芒姐顾及着他是“新客”,倒是格外关照,有人上来倒酒碰杯,苏芒姐能替他开脱的就替他开脱,实在碰上面子大的或者难缠的,他也只象征性地抿一口。谁知道今年大概看他已经是“老熟人”了,苏芒姐也不替他周旋了,反倒坐在一边微笑着看一波又一波的人过来灌他,大有看热闹之嫌。
吴亦凡酒量不太好,原本只想应付一下,谁知道开了一个先例后面的就都无法拒绝,红的洋的,竟混着被灌了一肚子。他出了宴会厅就不行了,踉跄着跑进洗手间的一个隔间里,大吐特吐起来。
胃中翻涌撕扯的感觉很难受,吴亦凡后背密密地起了一层冷汗,双眼眼角由于干呕而泛起生理性泪水,撕心裂肺的呕吐的声音在安静的洗手间里显得格外可怜可怖。吴亦凡颤抖着抬起胳膊按了抽水键,虚浮地走到洗手台前漱了漱口,便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了。
他闭上眼睛倚在冰冷的瓷砖墙壁上,努力平复自己紊乱的喘息。直到一个声音打断了他:“Excuse me.May I help you sir?”

吴亦凡撩起眼皮来,勉强从一阵阵眩晕中看清了来人——白衬衣,领结,黑色暗竖条纹的缎面西服背心,手里还拿了一块酒店洗手池边常备的毛巾,大概是酒店服务生吧。
吴亦凡缓了两秒,然后用极低极轻的声音说到:“劳驾…扶我到酒店大堂然后帮我打个电话吧……麻烦了。”

*

萧离意兴阑珊地挑起眼睛看了看台上的表演,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他刚从美国回来,还没回公司入职呢,他哥就把他推出来当活的挡箭牌,自己喜静不愿意来这种乱糟糟的酒会,便让他过来遭罪。
萧离的作风向来自由随性,国外的派对都开放的很,想怎么嗨都行。现在让他老老实实坐在位上应酬,听着一件件拍品冗长的介绍,在台上表演的还都是他不认识的明星,萧离实在觉得无聊透顶。
他环视一周,女明星一个个浓妆艳抹的,他提不起兴趣,漂亮的男人也一个没有,不是膀大腰圆的老板就是已经有了妻室的男明星,萧离实在坐不住,离席出去抽烟。

萧离按灭了烟头,拐进洗手间。甫一进门,便看见一个倚靠在墙边的男人。
酒店的装潢奢华横溢,洗手间吊顶上的水晶灯自棱角间折射出七彩流光。
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竟是万里挑一的精致迤逦。男人仿佛捱着什么痛苦似的,凌厉的剑眉微蹙,紧闭的眼睑上,鸦翅般的漆黑睫毛轻轻颤抖,显出一分我见犹怜的凄软来;粉嫩的红唇微张,萧离甚至以为自己感受到了对方唇齿间呵出的热气。
萧离一向喜欢长得漂亮精细的男人,高,瘦,脸蛋好看,这是他多年如一日的口味。如今撞见这么一个尤物,岂有放过的道理?
萧离解开袖扣,三两道卷起衬衫的袖口,露出精壮的小臂来。然后他拣了一块毛巾,走上前去问:“Excuse me.May I help you sir?”

*

站在酒店门口被夜晚的凉风一吹,吴亦凡觉得那股难受劲消下去一点。他暗暗打量了一下身边高大的男人,有点意外酒店服务生竟然长得如此贵气出挑。
一辆商务别克远远开过来,吴亦凡眯起眼睛分辨了一下,知道君姐和大表哥来了。他对身边的男人说到:“请稍等一下。”然后把身子探进车里,复又出来。
“劳烦你了。”吴亦凡把刚刚拿的二百块钱塞给萧离,“Your tip.”

*

萧离有点错愕地看着黑色商务扬长而去,手里捏着二百块钱哭笑不得。自己有意做一回绅士吸引美人,却被美人当作了酒店侍应生?
萧离有趣地眯了眯眼睛,低低笑了起来。他那注视着汽车离去的眼神中,闪烁着狩猎者的光芒。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175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