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理智与情感(十四)

是cp文的写手,但更是爱着吴亦凡的粉丝,一个真心爱着他的人,怎会不去考虑自己笔下的他应该最大限度地贴合他本人的性格气场呢(也就是尽力不去OOC)?每每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反复揣摩忖度,如果是他的话,大概会是什么样子的?大约会讲什么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是话又说回来,最真实纯粹的他,除了他自己和他妈妈,谁又能知道呢?说白了不都是在片面了解他的基础上附加一定限度的yy吗(也就是某些人爱说的“人设”)?他对于我而言,便是那天边月,是一捧握不住的白月光,我只能依靠那投落在地上的斑驳月影,依稀揣测出他本来的样子,我笔下的吴亦凡,也只是“我”心中的吴亦凡,至于“你”心中的吴亦凡,你以为的、你想象的他,hello?我为什么要按照你的想象去写他?你那么清楚,自己写就好了啊。还有,奉劝个别人别沉浸在你自己给他强加的“人设”里,他不需要满足你的任何幻想与想象,我们也是。

正经的牢头:


Chapter 14


  吴磊晚上回家并没有睡好,他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辗转反侧,安全通道里的一幕不断在他眼前浮现,他气恼地把枕头整个捂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同时一股深深的无能为力满满充斥了他的五脏六腑。


  一个人只有在自己最信任和亲近的人面前才会卸下心防,就像小孩子摔疼了只会在疼爱自己的长辈面前嚎啕大哭。


  他的师兄对他客气有余,亲近不足。而那点他自以为是的亲近和他师父比起来,又实在是可怜得捉襟见肘。


  他已经没有文火煮青蛙的耐心了。自从上次刘昊然一语道破了他的心思,他的感情就一日比一日鲜明,即将疯长到一个失控的地步。


  他要一个明确的答案,就算被拒绝也好,他忍受不了这样的无能为力。


  第二天一早,他顶着两个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在吴亦凡的病房门口使劲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吴亦凡坐在阳台上喝牛奶,旁边的衣架子上,搭着卓原的一件大衣。


  吴磊捏了捏拳头,若无其事地走到吴亦凡旁边坐下,吴亦凡看了他一眼,反而先开了口。


  “昨天我有点事,看到你微信的时候挺晚了,抱歉。”


  吴磊摇了摇头,“没事,我也没有等很久……”


  吴亦凡把玻璃杯子放到茶几上,他的眼眶有些微微浮肿,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疲累,他愣愣地看着下面街上车来人往的繁华街道出神。


  吴磊顿了片刻,像是鼓起勇气,双手交叠在膝盖上,郑重其事道:“师兄,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噢……”吴亦凡回过神,敛眉道,“你说。”


  “你觉得我……怎么样?”


  吴亦凡像是没听明白,微微皱了皱眉,“什么怎么样?”


  “如果你觉得我还不错,或者说,如果你觉得合适,我们要不要交往看看?”


  没等吴亦凡说话,吴磊又道:“我虽然一直在你身边,但是我经常不知道要用一种什么身份替你说话……就像昨天,我一个houseman根本没有资格插进你们之间的谈话。师兄,我知道这样的请求看起来很唐突,但我是真心的。”


  吴磊说完后,吴亦凡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吴磊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随着时间越拖越长,吴磊的心反而渐渐安定了下来。以吴亦凡的理智,他若是不同意,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


  “如果你是认真的话,那就试试吧。”吴亦凡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吴磊,又像是在自语,“……我确实需要另一个人来帮我。”


  怎样斩断一段旧的感情,无非就是用一段新的感情去替换它。吴亦凡心里清楚,他答应吴磊,其实没有多少出于情感上的考虑。他只是想要将自己从一段暗无天日,并且也永远不可能会见光的感情中抽离出来,只是吴磊恰好在这个关口出现了。


  如果不是吴磊,那也会是别人。吴亦凡的理智是这么告诉他的。只是当时他沉溺在感情的低潮期,思维倦懈,如果他当时能够从往日相处的点滴中找出一些细枝末节,比如他有洁癖,但是他对吴磊却并不排斥,那么他答应吴磊就不只是出于理智上的考虑。


  不过感情这种事,要是剪得断理得清,那他一开始也就不会放任自己把情感的寄托变质成一种明知不会有结果的执念了。


  而吴磊完全沉浸在了得偿所愿的兴奋中,他尽职地履行一个男朋友的义务,并且心里明白,在业务水平上,他和吴亦凡之间是天堑鸿沟的差距,如果他不能够尽快让自己成长起来,那么他和吴亦凡之间就会像两条相交之后的直线,最后也只会分道扬镳。


  吴亦凡恢复得不错,拆过线后又休息了几天。天气渐渐转暖,唐姨的事情在医院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再惊天动地的新闻也会过了时效,市一院的医生们每天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实在没有多余的同情分摊给一个旁人。等到吴亦凡重新回到神经外科,这件事也就彻底画上了休止符。


  吴磊为期半年的实习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结束,吴亦凡早就已经把材料给他填写好。至于刘昊然,他后来找了卓原,还是睁只眼闭只眼通融了过去。刘昊然拿着材料欣喜若狂地转去了心胸肺外科,而吴亦凡也要接手新的实习生了。


  “你下一个实习在急诊科。”吴亦凡把档案袋封上,“我打过招呼了,到了那里直接跟Dr.冯,他是我在国外做项目时候的搭档。”


  吴磊坐在他办公桌前,正襟危坐地点了点头。


  吴亦凡想了想,觉得自己语气过于公事化了,既然在谈恋爱,私下无人的时候也用不着如此严肃。


  “Dr.冯比较开朗,你不用紧张。”吴亦凡伸出手揉了揉吴磊的脑袋,“比我好相处多了。”


  “我只想进神经外科。”


  吴磊本来对学业就很用功,自从向他表白之后就更上一层楼。吴亦凡大概是想起自己念书的时候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砖头一样厚的专业书。


  “你们现在的教材还是沿袭了老版本,但医学是不断进步的,尤其是在第一线,时时刻刻都要关注国际上你所在领域最新的讯息。”


  吴磊接过书翻了几页,全是满满当当的英文,有的地方还批注了相当详细的补充材料。“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吴亦凡点点头,“回去吧,晚上我请你吃饭。”


  吴磊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已经确认了将近一个月的关系,但是吴亦凡身上无形的疏离感却一直未曾散去。吴亦凡不会拒绝他偶尔没人时搂搂抱抱的小动作,但是更进一步的行为,他自己却不敢提出。这股淡淡的疏离感仿佛是无形的屏障,提醒他不要擅自逾矩。但是对于热恋的对象,寻求更进一步的亲密行为是本能,也是人之常情。


  吴磊想要打破这样的屏障,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
       
        写在本章后。


        以往写文,我总是会在开头标明“OOC”,因为我明白,但凡是同人文,或多或少都会有脱离“人设”的部分。对于粉丝而言,那个人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是既亲近又疏离的存在。


        醒着的时候像小孩子一样拼命玩角色扮演,他是女鹅我是爹地,他是娇娇我是哥哥。梦里打回解/放前,他站在台上,我离他二百米远举着灯牌哭。 ​


        人们常说的“人设”,总能在网路热门话题中见到。他不仅仅是我的“小孩”,还是旁人眼中炙手可热的明星。他曾驰骋球场,如今要被人说成不如野球水平;他用心的表演要被人断章取义地嘲讽;他凭自己的才华创造的作品,被人称为“伪嘻哈”。辛苦、忍耐、受人误解应该是我们这些庸人的日常,他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这么得天独厚,明明有着娇纵一生的资本,偏偏要辛苦,偏偏要忍耐,偏偏要受人误解,他有没有哪怕一秒想过,这个世界,这么恶心。


        我是这样想,他这么美的人,本应拥有最冷性的灵魂,却处处温柔待人。即使遇到不公对待,遇到是非两难,遇到缠人角色,仍保持不急不徐的面容,宽容又善良,心境高到变为偶像,实际上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男孩。


         想必他在许多人心中都是个刀枪不入的偶像,我文中的他也是这样。吴医生认真负责,业务能力强,逻辑紧密,不苟言笑,帮理不帮亲。像是带着一面盾,他有他的理智和原则,但他不是医疗机器,他是有情感的人类。在遇到了许多无法理解无法忍受的事,会在一个夜晚,对着心里最敬爱的人露出柔软的内心,流下珍珠白。


        其实,我的本意不是单纯为了写一篇cp文,而且想在这个基础上,探讨理智与情感的课题。并非故意误导大家,并非故意让“地摊文学”变得佶屈聱牙,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追星的方式,也是我表露内心的出口。


        这个圈子很小,若容不下我的这份“私心”,我只能感到抱歉。

评论 ( 1 )
热度 ( 54 )
  1. 英茵嘤正经的牢头 转载了此文字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