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呜喵】杀死法斗


入戏卡文中……放一个随手乱写的小甜饼~(T▽T)


1

我非常非常讨厌吴亦凡家里那条法国斗牛犬。
又黑,又胖,又丑,每天吃五顿,吃完就扭着大屁股回窝里呼噜震天响。
然而每次我把凡哥扑倒在沙发上或者压在落地窗前的时候,它又会神出鬼没地蹲在我们面前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活像古时候守在闺房前怕小姐被采花贼偷了香去的五大三粗的老妈子。
最可恨的一点是,它,是凡哥跟别人一起买的。
一黑一白,一公一母,前后脚相隔不久发微博晒出来,发现这条微博时我心里猛然烧起熊熊的妒意。
“哇,你跟@Mr_凡先生情侣狗唉!”
“你们俩一起买的啊?”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发现@Mr_凡先生的法斗跟你穿着同款条纹衫吗?”
……
看着那条微博底下的评论,我气得把手机扔到一旁,整个人摔到床上。
三秒后我又把手机拿起来,开始翻那个人的其他微博。
果然又翻出来好多“打情骂俏”似的留言互动。
最扎心的是两人那张拥抱图。
相等的身高,相仿的年龄,抱得那么那么紧,凡哥竟然还微微踮起了脚……
凡哥跟我拥抱的时候从来不用踮脚,他总是把我当小孩子,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别闹”,我已经在拼命长高了却还是和他差了几公分的距离,我们没有可以一起拍的戏,也没有属于两个人的共同的宠物……
我抬起手来捂上脸,颓废地在床上躺尸。
外面,法斗“吭哧吭哧”啃狗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气极,心中涌起一股邪恶的“谋杀欲”。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全然不知命不久矣的法斗,想起网上说的狗不能吃巧克力,于是翻出一板进口巧克力来。对不起了,谁让你是他们俩共同的回忆呢?不灭你灭谁!
撕开包装,我有些惋惜地把巧克力举在鼻间嗅了嗅,这还是凡哥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礼物,他总是把我当小孩子,连礼物都选得这么幼稚,我讨厌这种在别人眼里总是长不大的感觉。
“喏,用它来杀你可惜了,不过你能死在凡哥送我的巧克力下也算‘鸡犬升天’了。”我把巧克力送到法斗的嘴边,它果然立马抛弃了干巴巴的狗粮,凑过来拼命嗅巧克力的味道。
来啊,张嘴啊,吃下去啊。我在心里呐喊。
“磊磊,我回来啦。”功亏一篑……
凡哥从玄关走进来,我赶紧把巧克力远离了那傻狗。
可是还是被发现了。
“唉?”他皱起好看的眉来:“狗狗不能吃巧克力的!”
我从善如流地:“我…我不知道唉……”
凡哥看向我,我立马露出一副可怜又无辜的样子,每次我“闯了祸”,都有一招杀手锏那就是“撒娇卖乖”,果然他无奈地叹口气:“算了,真拿你没办法……”看我手上的巧克力还算完好无损,便也没计较什么:“下次记得啊磊磊。”说完便拖着行李往卧室走去。
我趁凡哥不注意恶狠狠地瞪了法斗一眼,然后屁颠屁颠地跟上去了。


谁知道那家伙竟然“反咬一口”,当天晚上突然生起病来。
我看着凡哥那又担心又着急的样子,心里酸酸涩涩的像泡在柠檬汁里。
陪他去了最近的宠物医院,给狗检查了一圈之后,说是消化系统出了问题,需要留在医院吊水。
医生数落起凡哥来:“法斗本身就是易肥胖犬种,它的食欲往往是无极限的,很容易得肥胖症,当主人的应该严格控制它的饮食,多带它运动锻炼才是。”医生抬起头来看我们一眼:“工作忙啊?不能好好照顾啊?那就不要养啊!养不好还想养,这不是让它们受罪吗……”
我有点不高兴,干嘛对凡哥这么凶啊?可是凡哥却一副虚心受教的乖宝宝模样,不停地点头,然后抱着狗扎针去了。
我看着凡哥略显疲惫的脸。他刚从北京飞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又要陪那胖狗吊水,眼睛里已经累出了红血丝。他有个小毛病,眼睛不舒服的时候就会不停挤眼。
我有点难受,忍不住轻声说到:“凡哥,对不起……”
这下他倒是很惊讶:“嗯?怎么这么说?不是你的错啦磊磊。”
“以后,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照顾它的哥。”没办法,虽然很讨厌这只臭狗,可是谁让它是凡哥的心肝宝贝呢?
“嗯,好啊~”凡哥笑开,眼角皱起很可爱的笑纹,我忍不住凑上去偷偷亲了一下他的嘴角,他瞬间瞪圆眼睛:“喂你!别闹啦……”


2

磊磊最近很反常。
以前他特别讨厌阿呆,有好几次我都撞见他欺负阿呆,不是趁它趴窝里睡着时偷偷踹一脚它屁股,就是把它一直心爱的玩具藏到衣橱顶上让它找不到。
大概还是小孩子心性吧,我想。时不时调皮一下…也还挺可爱的。
不过呢,他从来都不愿意叫阿呆的名字,永远都是一口一个“臭狗”、“笨狗”、“肥猪”这样叫它,有时候还会捏着阿呆脖子上的褶子瞪它:“凡哥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丑的狗啊!”
阿呆真的那么丑吗?我觉得虽然有那么一点难看,但也挺可爱的。
所以,磊磊讨厌它大概是另有其因。
不过我一直没问,因为我发现,每次磊磊去找阿呆的茬,要么是前一天晚上它尿在了我们床上,要么就是我们刚要…的时候它在旁边狂吠个不停。
唉,实在问不出口。
不过自从那次从宠物医院回来,磊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阿呆比对我都上心,每天拿着小量杯称好阿呆每餐的分量,多了一点不给。吃完饭只要他有时间,就会牵着阿呆下去跑步。
阿呆特别懒,往往跑不了几步就顺势倒在草坪上挺尸,磊磊这时就会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阿呆最爱的零食,先给它闻一闻,等阿呆兴高采烈地张开嘴的时候,再把小零食“咻”地扔出去,拍拍阿呆的屁股:“快,去吧!”
阿呆为吃所迫只能撒丫子跑出去满草坪嗅着找食物。
我在一旁看得特别开心。
这天,磊磊突然凑上来跟我说:“哥,咱给狗换个名字吧。”
“为什么?阿呆多好听。”我看着剧本,心不在焉地应到。
“阿呆,多蠢啊,本来就够笨的了。”小声嘀咕一句,磊磊讨好地晃了晃我肩膀:“凡哥,你不是说,养狗就要叫‘小狗’吗,这样才酷嘛~”
“就叫‘小狗’好不好嘛?”唉,又开始了。
“可是,叫习惯了阿呆,一时改口多麻烦啊……”虽然内心已经动摇,但是不甘心每次都被他一撒娇就得逞,我还是决定再坚持一下。
“不麻烦不麻烦,小狗小狗,朗朗上口!”他跟我耍宝,笑得特灿烂。
“……”
我就知道,对他我根本没什么“坚持”可言。


3

成功说服凡哥给法斗改了名字,我顿时觉得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连丑狗都看起来顺眼多了。
“阿呆阿呆”,这名字还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两个人商量好一起起的呢,“小狗小狗”,这可是专属我跟凡哥的“独家回忆”。
不过,这只蠢狗也太笨了,自从给它改了名字,叫它“小狗”它死活都不明白这是在叫它。而我牵着它出去溜圈的时候,一边走一边叫着“小狗”,引得过路人像看傻子一样频频对我侧目而视。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我开心,我高兴。
拔除了“名字”这根让我耿耿于怀的心头刺,接下来,就是训练它在关键时刻长点眼神,别再来打扰我跟凡哥亲热了。
于是,每次凡哥不在的时候,我都会扳着它的大脑袋,一遍一遍地叮嘱它:“以后,晚上看到我跟你妈在一起,不许叫知道吗?”
想了想,我又改口:“不,只要看到我跟你妈在一起,不管白天晚上,不管卧室厨房,都、不、许、出、声!”
法斗冲我吐着舌头,一派天真无辜的模样,也不知听懂了没有。
我一看它这副蠢样子就来气,恨恨地威胁到:“小心我把你送人!送到乡下被土狗欺负去吧!”
法斗“哈哈哈”地吐着舌头喘着气,抬起后腿来朝我放了个屁。
“……你迟早会被我炖了吃掉的!!”

也不知那家伙是真听懂了还是偶然一次的巧合,当天晚上我饿狼般的把凡哥扑倒在沙发上的时候,蠢狗只是扭过脖子来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扭回头去把脸埋在窝里睡觉去了。
天哪!终于!可以!畅快淋漓地……
“嗯……?今天小狗没有叫唉……”凡哥被我亲得迷迷糊糊的,却依旧不忘煞风景地提一句那蠢狗。
“专心点,凡哥……”我把手顺着对方的衣摆探进去,一路摸上他的胸口。
“啊!……”轻轻叫了一声,身下人一阵颤栗:“回、回房间…不要在它面前……”
哼!本少爷我还能治不好一只笨狗么?✌🏻


4

在磊磊的“魔鬼训练”下,阿呆,啊不,现在叫“小狗”,开始一点点地恢复了正常体重。
(不过“小狗”这名字怎么这么蠢啊,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大脑是又被外星人支配了吗?==)
两个月之后,当我拍完戏回家,惊讶地发现小狗竟然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一大圈。
小狗有些恹恹地趴在窝里,见我回来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转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瞅了瞅我。
不会是生病了吧……
磊磊升高三了,所以这一年没安排什么工作,而我经常飞来飞去很少回来,所以每天放学回家都是他帮忙照顾小狗的。难道是过犹不及,害怕小狗发胖所以没有好好喂养吗?
我把可怜兮兮的小狗抱进怀里,怜爱地摸了摸狗头。
等磊磊回来,我要好好问问他才行。
“凡哥,你回来啦?”晚上九点,磊磊准时回来,一进门就在玄关扯着嗓子喊。
两个月没见,还怪想他的。我踱到玄关,帮他把书包接过来。
“呃,磊磊啊……”我开口欲问。
“等等等等!”磊磊变戏法似的把一食盒东西举到我面前:“蟹黄小笼包!街角那家你最喜欢吃的。”
我很意外:“那家店不是七点半就关门了吗?你怎么?……”
“晚自习之前我翻墙偷溜出去买的啊。”磊磊不在意地笑到,语气里有点显摆和邀功的小嘚瑟。
“凡哥你快坐好,我去帮你热热。”把我推到餐桌前,磊磊就跑进厨房里忙前忙后去了。
……算了,不问了。他学习那么辛苦,就算疏忽了小狗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我倚在厨房门框上,看他手脚麻利地炒了两个小菜,少年宽阔的肩膀好像已经有了男人的影子。
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把脸埋在他后背上。
“磊磊……”我小声叫他,心里感动,还有点内疚。
“凡哥,是不是特别想我的……”他笑着侧过头来凑近我耳朵小声说了句什么,我整个人都像炸了毛的猫,一下子红了耳根,松开手忿忿地跑出厨房:“烦死了,你!”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温情”是什么东西啊!!


5

躺在大床上,我搂住凡哥把两个人裹进被子里,问到:“凡哥,要不我们再养一条狗吧?或者,你喜不喜欢猫?养一猫一狗也挺好的。”
凡哥特别怕冷,每次都会缩成一小团被我圈进怀里。他挣扎着从紧密的拥抱中抬起头来看我:“……磊磊,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小狗’呢?”
因为我觉得它不是我“亲生”的,因为这是你跟别人一起买的,还tm是一对情侣狗!……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在狡辩:“没有啊,我多喜欢小……”
“才不是好吧!我能看出来,你就是讨厌它。”凡哥嗤之以鼻地打断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个明白:“这只法斗,不是你跟别人一起养的吗……”
“什么跟别人一起养的?”
“就林更新啊,你们俩之前是不是……然后一起买了情侣狗?”
凡哥一脚蹬开我猛地坐起来:“什么鬼?是我先买了阿呆之后他看到照片眼馋才买了同款不同色的好吗……”狐疑地打量我几眼,凡哥的脸色一变:“你不会以为,我跟林更新在一起过吧?!”抽出一个枕头砸过来,凡哥咬牙切齿:“除了你这小子,我还有什么‘别人’啊!?”
“哇哇哇凡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是是是,是我小心眼是我胡思乱想……别打了老婆…啊不不不,是凡哥、凡哥……”


6

大家好,我是一只法国斗牛犬,今年一岁了,是只活泼(好吃)可爱(懒做)的萌妹子(女汉子),我叫阿呆……
“小狗!今天怎么不见你爸比咧?”隔壁的二哈奇奇一个犬吠就打断了我精彩的开场白。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小狗’!!”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某天一觉醒来,我的名字突然从呆萌可爱的“阿呆”变成了傻里傻气的“小狗”,为此,隔壁的智障二哈和楼上的短腿柯基没少嘲笑我。
“哇,这只两脚兽好~高啊,是你麻麻?”智障二哈偶像剧看多了吗?干嘛总是台湾腔……
我对此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不过依旧很得意地向二哈炫耀:“是啊,我妈是不是特别高大帅气炫酷霸气!”
“咦,小哈士奇?”妈妈蹲下身,脸上满是好奇地摸了摸二哈的头顶,然后温柔地笑开:“真乖。”
奇奇先是对我所描述的“炫酷霸气”等等表示怀疑,然后又两眼放光地看着妈妈绝顶漂亮的脸,于是当机立断马上狗腿子地坐下,抬起前爪来谄媚地求握手。
==# 汪界头号颜狗+狗腿子,它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妈妈跟二哈的主人相谈甚欢,彼此约好了明天同一时间一起出来散步,我挥挥小爪跟二哈告别,刚要跟妈妈回家,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凡哥——”咦?我爸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吴磊老远就看见吴亦凡牵着狗跟另一个人说说笑笑,走近了还能隐约听到两人竟然背着他约好明天一起出来遛狗。
忍着醋意,吴磊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一把搂过吴亦凡,“吧唧”在他嘴上亲一口:“凡哥。”
对面,二哈的主人露出略微震惊的表情:“Kris,这是……”
“His boyfriend.”笑眯眯地抢先回答,吴磊一手半搂半抱地拖着吴亦凡上楼,一手朝二哈的主人挥了挥:“明天这个时间,再见哦!”
跟二哈匆匆道别,我蹬着小短腿紧紧跟在爸妈身后进了电梯。
不用说我也知道,我爸的醋坛子又翻了,所以这时候最好不要踩到雷区。
唉,两脚兽可怕的占有欲╮( ̄▽ ̄)╭
“凡哥,以后遛狗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就好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我仰视着老爸,觉得他跟大尾巴狼似的,一条大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
“得了吧你,你就是小心眼儿。”老妈斜他一眼,一脸“我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打掉了老爸一直搂着他的手。
“那…那我明天陪你一起下去好不好……”我一脸懵逼地看着老爸从“腹黑大尾巴狼”秒变成“忠犬小狼狗”,两眼湿漉漉地撒着娇。这变脸速度,奥斯卡绝对欠他一座小金人。
瞅他一眼,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老妈宠溺又无奈地笑开:“好吧,随便你。”
……你们俩秀恩爱,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汪的感受?!(#`皿´)汪!
我“哒哒哒”地跟着爸妈回家,决定怒吃一份狗粮安抚一下被虐到的心肝脾肺胃。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我爸今天之所以反应那——么激烈地在二哈主人面前“宣誓主权”,是因为二哈主人是位高大威猛的外国大帅哥,咩哈哈哈。
#恋爱中的两脚兽,果然都很小心眼儿#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202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