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琮

嗨,大小姐

【补档】入戏太深2 竟然被封!?

【呜喵ABO】入戏太深2




吃饭的地方离吴磊家不远,像是专门开在这片别墅区里的。从菜馆前草木幽幽的庭院里拐出来,向左沿着枝叶繁密斑驳的林荫路一直往上走,不出一刻钟就到了吴磊的家。
站定在门廊前,吴亦凡这才想起来:“磊磊,你等一下,我先去买点东西。”
吴磊刚要开门,闻言转过头来,一把捉住吴亦凡细嫩的手腕防止他走掉:“买什么啊?什么都不用买,直接进来就行了哥。”
“不行不行,两手空空地去别人家做客不好。”
“哎呀行啦行啦,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天黑了你别再迷路。再说我爸妈都不在家,别麻烦了。”捏住了吴亦凡的手腕,吴磊很轻巧地就把哥哥拖进了家门,说一不二的架势让吴亦凡略微无奈。
跟这个弟弟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有种很被动的感觉,可能是年龄相差太大代沟太深,自己无法理解这个小自己九岁的“准00后星人”的思维?
吴磊家是栋三层小洋楼,他把吴亦凡带到二楼自己的卧室,推开门的一瞬间,Alpha信息素的气息扑面而来,但凡是Omega就有可能被冲击得受不了。吴磊全程留意着吴亦凡的脸色,然而对方的眉头动都没动一下,神色如常地进去了。吴磊也不指望吴亦凡会在这种情况下露出破绽,只“蹬蹬蹬”地跑到衣帽间去换衣服,留下吴亦凡一个人参观他的“私人领地”。
跟所有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一样,吴磊的房间有着可容忍范围内的散乱:堆积在地上的一小摞旧课本、贴墙根儿支着的网球羽毛球拍、挂在墙上的拳击手套、掉落在地上的几个大小不一的哑铃,和满满一橱的舰船模型。
吴亦凡凑过去看,这些模型都很精巧,他认出还有几个是全球限量发售,有些模型前散落着几个零件,像是还没完全拼成。吴亦凡了然,难怪之前有一期在船上录制的时候,吴磊对于打造船模特别感兴趣的样子。

吴亦凡正在专心致志地欣赏吴磊这些“大作”,突然听到衣帽间里传来吴磊的声音:“哥,三楼有泳池,去游几圈怎么样?”
因为跟Kevin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游泳,所以吴亦凡下意识就随口应到:“行啊。”话一出口,他立马后悔了。
“啊,那个,磊磊,其实我今天……”吴亦凡忙不迭地想改口,还没说完,就见吴磊已经裸着上身出来了。
少年的身材发育得非常好,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彰显着Alpha蓬勃的力量。他身下穿着藏蓝色的泳裤,手里还拎着一条抬手跟吴亦凡示意:“新的,去换吧凡哥。”然后牵着吴亦凡的手把他带到衣帽间里,还“贴心”地给关上了门。
这下吴亦凡傻眼了。
怎么办?游泳是一定不可能的,可是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面不出去……
吴亦凡焦虑无措地在衣帽间乱转了两圈,门外传来了吴磊的声音:“凡哥,好了吗?”
吴亦凡吓了一跳,抬手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后颈:“啊?等一下等一下,快好了。”
深深蹙眉,吴亦凡咬了咬下唇,绞尽脑汁地想着以什么理由抵赖过去,可是他越着急,门外的吴磊就催促得越紧,害得他更加紧张而毫无对策,只得先脱衣服换泳裤。
“凡哥,怎么还没好啊?又不是冬天衣服多……再不出来我可进去了啊!”
“呃,这就好!”吴亦凡终于把泳裤蹬上,然后开门出去。
吴磊正一手叉腰,一手扶着门框,攻气十足地等在门外,见吴亦凡出来飞速地上下打量他一下,眼中猛地迸发出亮得不可思议的光芒。
吴亦凡最近瘦得厉害,他本身骨架大、肩又宽,哪怕再瘦也给人一种非常英挺的感觉。只是毕竟瘦削,肌肉只薄薄地覆盖了一层,加上皮肤细嫩又白皙,所以脱掉衣服的吴亦凡愈发有种羸弱又温软的美感。吴磊咧开一个非常愉悦又兴奋的笑容:“凡哥,快走吧!”


*


吴磊当然知道那人有多瘦。
录制到第二站的时候,有个环节大家都上了船。
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吴磊发现,吴亦凡根本就不是外界传言的那种“大魔王”人设。相反的,吴亦凡正经起来是挺聪明机智的,可是犯起傻来又懵乎乎的,而那种“茫然”又“可爱”的表情在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上,竟奇异地完美融合在一起,让人欲丨火贲张,身上每根血管里都沸腾起一股躁动不安跃跃欲试的热流。吴磊有时候会想,这大概就是每个Alpha都会有的,占有和掠夺的本能。
或许是国外成长的经历使吴亦凡有种区别于一般中国人惯有的精明圆滑,比起吴磊司空见惯的那些拐弯抹角蜜里藏刀,吴亦凡的心里简直像住了个单纯的小孩子,真诚又直率。

吴亦凡正捂着一块道具石头,贴近了去看会不会发光。从吴磊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吴亦凡笔直高挺又精致的鼻梁和肉嘟嘟粉嫩嫩的嘴唇。
这么一个善良又可爱的傻哥哥……吴磊想着,他能容忍我到什么程度呢?
随手拣了一块石头,吴磊借口“验石”,直接扒开了吴亦凡的领口整个把头埋进他的胸上。
当时吴磊的第一反应是,这哥也太瘦了吧,隔着衣服都能看出肋骨凸出的形状。随后,因为靠的太近,吴亦凡平缓的心跳一下下鼓动着吴磊的耳膜,不知怎么,他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
也是因为靠的太近,吴磊恍惚间嗅到一丝甜腻甘美又令人迷醉的花香,他手一抖,石头滑下去跌进吴亦凡的怀里。
吴磊心怦怦跳地向后退开一点,拉远的距离使得新鲜的空气终于灌了进来,吴磊瞬间清醒过来,心惊胆战地觑了一眼吴亦凡的脸色,见他完全没有被人冒犯后的厌恶和反感,更多的反而是对弟弟一般的略微无可奈何的纵容和宠溺,以及一闪而过的惊慌和羞涩。
吴磊赶紧往吴亦凡肚子那捞了一把将滑落的石头拾起,指尖拂过吴亦凡的腰腹曲线,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的体温让吴磊一阵心猿意马。

后来休息的间隙,吴磊独自一人站在甲板上发呆的时候,那股柔软温和的热度仿佛一直沾染在吴磊的手上久久不肯散去。他深吸一口夹杂着海腥味的空气,渐渐想到一个问题:那一丝莫名其妙的花香,到底是什么呢?


*


“磊磊,我今天有点累,不太想游泳。”嘿嘿傻笑着,吴亦凡近乎央求地跟吴磊打哈哈。
心中叹一口气,这么软的语气,分明就是撒娇嘛。吴磊的心不由自主地动摇了一下,然后又拼命坚定起来——自己苦心经营一步步等到的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可绝对不能前功尽弃。
以退为进,先是很好说话地放过了吴亦凡,还大惊小怪地对吴亦凡嘘寒问暖一番,搞得原本就心虚的吴亦凡更加底气不足,对着吴磊饱含关切的眼神愈发不好意思:“没事的磊磊,我就在这里看你游就好了。”
深深看了吴亦凡一眼,吴磊终于笑了一下:“那好吧。”然后一下跃进泳池。
“呼…”总算能舒一口气,吴亦凡抬手摸了摸后颈,却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猛然被人拉入水中。
巨大的水花飞溅而起,吴亦凡呛了好几口水,他露出头来大口呼吸着空气,连着咳了好几声,可是没等他来得及开口斥责吴磊调皮,嘴唇就被堵住了。
铺天盖地而来的深沉又浓郁的Alpha信息素像一张密密的网,将吴亦凡死死缠绕住。身体里有什么被长久苦苦压抑的烈火终于被溅上了一颗火星,“轰”的一声,像飞到上空骤然迸发的烟花,终于绽放出绚烂又淫丨靡的果实。


*


吴磊洗着手,顺便抬起头来对着镜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今天这期竟然跑到沙漠里来录制,这节目组简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躲在酒店大堂里让化妆师帮忙补了点发胶,吴磊发现自己找不到大部队了,于是在酒店里四处转悠。酒店一楼专门清出了一些房间给了节目组,一来是方便拍摄设备进进出出,二来也是为了方便嘉宾们随时来休息补妆。
吴磊溜达到吴亦凡休息室门口,心想凡哥可能在里面,刚抬手要敲门,吴磊突然听到里面隐约的说话声。
“凡凡,一会儿千万别逞强,如果你觉得不行就赶紧暂停。”是吴林的声音。
“知道了哥,我没那么虚弱,而且也不太容易出汗的。”
“那也不行!这可不是能马虎的事……”
“好啦…那个东西,丹尼尔保证过不是很容易掉的,再说……”屋内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应该是离门口很近了,“哥,你多带几瓶抑制剂就好了嘛。”
抑制剂?!
抑制剂,专门抑制Omega信息素,防止引起Alpha动乱的药剂,也经常被Omega用来隐藏身份。
吴磊轻手轻脚地离开,心中却有什么在翻滚激荡,仿佛要冲破控制爆发出来。吴磊握紧拳头,亮如点漆的眸中闪着幽光。
现在,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被他知道了。


*


之后的录制一切如常,吴亦凡那边并没有出什么事端,吴磊也并没有直接找上门去质问吴亦凡。当然,他也不可能不采取任何行动。
他只是表现得更加“殷勤”了。
他会亲密地喊着“凡凡”,看吴亦凡企图用“你凡哥”挽救一下当哥哥的威严;他会配合吴亦凡跳脱的思维,给那些四次元的冷笑话捧场然后赢得一个击掌;他会用火辣辣的热切目光注视吴亦凡,看吴亦凡故作淡定地躲开视线,却红了耳根;他会在吴亦凡因为节目组失误摔倒受伤的时候勃然大怒,焦虑又担心地跑前跑后照顾吴亦凡;还会像渴求奖赏的小孩子一样,撒娇似的央求吴亦凡来自己家里玩。
吴磊迅速在吴亦凡身边占得一席之地。
不过他要的,可远不止这么多。


*


如果综艺结束之后,再也见不到面了你们还会保持联络吗?记者问吴亦凡。
“会啊会啊,当然会啊,我跟华哥小利哥,还有小磊丽颖他们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当然会联系。”
那吴磊呢?
“会啊,哥哥姐姐们都对我那么好,当然要时刻联络啊。”
吴磊?吴磊要的可不是偶尔逢年过节的微信祝福语或者一方得奖后另一方简单的恭喜,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一声“小磊”、“凡哥”就能带过的客套又疏离的合作关系。
吴磊要的是整个吴亦凡。

就像现在这样,吴磊紧紧把吴亦凡抱在怀里,在初秋微凉荡漾的水中,用自己滚烫的唇吻上他的。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0 )

© 叶琮 | Powered by LOFTER